小小蓝花布袄里的大历史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0-05-24 01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国衣裳
  小小蓝花布袄里的大历史

  现代京剧《沙家浜》中的著名唱段“智斗”,至今仍有很多人喜欢。在欣赏京剧艺术的同时,也有很多人注意到阿庆嫂身上的那件蓝花布袄。戏剧中的主角,形象必须典型且鲜明,服装会对角色塑造发挥重要作用。蓝花布袄之所以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,就是与角色匹配度高的结果。

  蓝花布袄看似简单,却是在长期历史积累之后才得到定型。

  首先,款式形成。中国古代最典型的服装形制是上衣下裳,在此基础上演变出了深衣、长袍,以及多种裙装。汉服通常强调宽松自然,所以仙侠题材的影视剧往往借它来表现飘逸出尘的仙气。但阿庆嫂不是神仙,而是劳动女性,所以她的服装要符合社会身份。历史上,虽然官贵女性也曾流行穿紧短的上衣,但时尚毕竟不是长期现象,紧短的服装仍以劳动者穿着为主。

  袄,是有里子的上衣。阿庆嫂小袄的右衽、盘扣、立领,每种元素都是在出现一段时间之后,最终被定型到这一款式当中的。比如,右衽,是从周朝开始的主流形制;盘扣,一般认为是游牧民族传入,最早见于宋代文物;立领,汉民族服装使用立领最早见于明代皇后的画像。由于盘扣和立领后来常为旗袍所用,很多人误以为来自旗装。事实上,绝大多数的清代旗装,上衣并没有领子,天冷风大之时另用一件披领围在颈部。

  阿庆嫂的这件小袄,已经与早期汉服在款式上有较大区别,但领口和开襟的圆弧,以及肩部的圆润,仍然能够体现出中华女性温润柔和的典型气质。

  第二,颜色地位。女性爱美,服装当然也有多种颜色,而蓝色与其他色彩相比,与劳动者身份更为贴近,也与中国人的气质较为贴切。在周朝时,中国出现了五种正色构成的体系,既黑白红黄青等五种颜色为正色,地位高,而其他颜色为间色,地位低。即便同为正色,五色之间仍有地位差别,其中夏尚黑、商尚白、周尚红,黄色又在隋朝开始成为至尊色。

  只有青色,即便在作为官服色的唐朝,也只是八九品的地位。在古代,青色的概念比较模糊,绿、蓝、黑三色都常被混称为青。但从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这句话可以看出,在周人心中,两者的确存在差异。作为正色的青地位偏低,作为间色的蓝色当然也不可能超过。古代染蓝技术发达,成本较低,也是被普通民众广泛采用的原因之一。

  当然,蓝作为色彩,也有其独特魅力。它能带给人冷静、雅致、内敛的感觉,这恰恰与儒家谦逊低调的倡导相吻合。阿庆嫂“胆大心细,遇事不慌”,这种冷静被一身蓝色衬托得十分突出。

  第三,花纹类型。劳动女性的服装不能出现龙凤麒麟仙鹤等珍禽瑞兽,所以花纹多为普通的草木花鸟等细小图案。但古人内心同样也向往圆满丰富,往往会把一块衣料布局成草木繁盛、生机盎然的感觉。在蓝色所传递出含蓄低调的基础上,花草造型则显现了中华女性细腻丰富的内心。京剧《沙家浜》主要讲阿庆嫂的对敌斗争,角色性格有顽强的一面,但是她“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”“说出话来滴水不漏”等特征,与细腻精巧的花纹之间也形成了一种呼应。

  第四,印染工艺。古代花纹制作,一般有绘、绣、织、印染四种工艺,难度依次递增。绘、绣两种工艺操作难度较低,但无法规模化,所以当技术发展到一定水平,机织和印染就成为主流。秦汉之际,已经可以把文字织入布匹;隋唐时期,印染技术取得重大成就,出现了夹缬、绞缬、蜡缬等典型工艺。

  所谓夹缬,就是在两块平板上对称镂刻出花纹,然后相对夹紧织物,于是部分位置无法着色,最终蓝白互相衬托形成花纹。其中,大部分夹缬印染出品的是蓝底白花,被后人称为防染法。如果说夹缬还有可能印染出白底蓝花,并非全部使用防染方式,那么另外两种??绞缬和蜡缬,则没有例外了。

  所谓绞缬,是用线绳对织物做局部捆扎,染料便无法深入捆扎部分而留下空白。这种方式的特点是会产生晕色效果,但需要高超的捆扎技术,花纹的表现力也很受限。上世纪90年代初,中国民间曾经流行过一段时间的扎染,也是同样的原理。

  蜡缬同样运用了防染方式,但是防染的手段改成用蜡。用蜡直接在布匹上绘制图案,布料着色晾干后去蜡可得到花纹。这种方式花纹自由,并且由于蜡迹可能出现纹裂而产生独特的效果,不足之处在于绘制重复花纹的难度较大。

  这三种工艺采用的防染方式,花靠非花反衬而呈现。这与绘画当中笔墨用于主体,靠留白突出图案的思路正好相反。可见老子所说“有无相生”的道理,在绘画和印染艺术上完全可化为实际操作。

  一般来说,夹缬、绞缬、蜡缬等传统工艺更适合单色花纹的印染,但令人惊叹的是,隋唐时期的能工巧匠可以运用这些工艺印染出彩色花纹。在《中华古今注》中记载:“隋大业中,炀帝制五色夹缬花罗裙,以赐宫人及百僚母妻。”意思是说,隋炀帝在大业年间,令人制作五色夹缬花罗裙,赐给宫女以及百官的母亲和妻子。

  唐朝的印染技术成就空前,彩色夹缬盛行。日本正仓院收藏了一件文物,绀地花树双鸟纹夹缬?,可以让现代人见识到那个年代的精彩。如果没有对复合染色原理的充分理解,如果没有镂刻工艺的精密到位,怎可能有这样精彩的成品流传下来。当然,彩色夹缬的造价太高,只有宫廷有财力消费,所以民间只有单色花布流行。

  蓝花布袄当然不只是阿庆嫂一人的着装,现在也有一些场所用来做职业女装。服装一直都是文化的载体,每一件传统服装背后都有丰厚的历史底蕴,都有祖先的感情和智慧,都有温度和梦想。

  (作者系百家讲坛《中国衣裳》系列讲座主讲人)

  李任飞 来源:中国青年报 【编辑:田博群】

上一篇:台湾会展、航空等产业深受疫情影响-中新网
下一篇:没有了
网站首页 | 健康新闻 | 星声星语 | 女性生活 | 社会文化 | 大咖名流 | 财经资讯 | 法律在线 | 金融新闻 | 历史咨询 | 汽车资讯

Power by DedeCms